在線教育規范細則落地,省會城市放開高校畢業生落戶限制

圖蟲創意-261367400196472932.jpg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本周,教育部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廣電總局、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等部門發布解讀《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這是國家層面頒布的第一個專門針對校外線上培訓活動的規范文件,也是自去年以來國家法規范整頓校外培訓機構的系列動作之一。在線教育監管的另一只靴子正式落地。


教育政策


發布會丨官方解讀《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

7月15日,教育部等六部門發布《關于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并召開專題發布會。


《意見》規定,線上培訓每節課持續時間不得超過40分鐘,課程間隔不少于10分鐘;面向境內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直播類培訓活動結束時間不得晚于21:00;不得聘用中小學在職教師;線上培訓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等經排查發現問題的校外線上培訓機構應當按整改意見進行整改,于2020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并重新提交相關材料。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表示,關于《實施意見》的主要目標,規范校外線上培訓工作,既要立足當前,解決存在的突出問題,又必須著眼長遠,建立長效機制,促進校外線上培訓有序發展。具體講,從工作目標上大體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到2019年12月底完成對校外線上培訓機構的備案排查工作。第二階段,到2020年12月份建立起全國統一、部門協同、上下聯動的監管體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學監管、培訓有序開展、學生自主選擇的格局,為今后科學規范管理打下堅實基礎。這是兩個階段的主要目標。


在線難“逃”


自2018年2月四部門發布減負政策以來,關于培訓機構規范化的討論從未停歇。如今對線下教育培訓機構的監管已進入深水區,進入“回頭看階段”,針對線上培訓機構的整改正式開始。

與線下培訓機構的整改對象相一致,《實施意見》明確了此次監管的對象,即“面向中小學生、利用互聯網技術實施的學科類校外線上培訓活動(以下簡稱校外線上培訓)”。按照《實施意見》,學科類包括語文、數學、英語、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等科目。


蟻創云注意到,與對線下校外培訓機構的監管一致,素質類培訓機構不在此次監管中,但數理思維、大語文等尚處在“模糊地帶”,業內人士均表示是否會受《實施意見》影響,還要看有關部門后續的具體執行。


《實施意見》對校外線上培訓的監管主要包括三大塊:備案審查、排查整改、長期監管。階段性目標分為:2019年12月底前完成對全國校外線上培訓及機構的備案排查;2020年12月底前基本建立全國統一、部門協同、上下聯動的監管體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學監管、培訓有序開展、學生自主選擇的格局。


教育部等五部門:省會城市放開高校畢業生落戶限制,畢業證不得與就業簽約掛鉤


近日,人社部、教育部、公安部、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等五部門聯合發布《關于做好當前形勢下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


《通知》首先提到,支持高校畢業生多渠道就業。鼓勵高校畢業生到基層就業,對艱苦邊遠地區縣以下基層單位服務期滿并考核合格的基層服務項目人員,可通過直接考察的方式擇優聘用到服務地鄉鎮事業單位。


在職業技能培訓方面,《通知》提到將啟動“學歷證書+若干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制度試點,鼓勵職業院校和應用型本科高校學生在獲得學歷證書的同時,積極取得多個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同時,將有培訓需求的高校畢業生納入職業技能提升行動,對接就業意向和重點行業領域發展需要,提供有針對性的培訓項目,提升專業技能水平和社會適應能力,按規定落實職業培訓補貼政策。


高職國獎每生每年8000元,教育部新規如何資助職業院校學生

7月10日,教育部在蘭州大學召開發布會,對學生資助工作內容作出具體解釋。教育部財務司副司長趙建軍在發布會上提到,從今年起,教育部將在三方面拓展高職院校學生資助工作內容:

增加高職院校國家獎學金名額。從今年起,本專科生國家獎學金名額由過去5萬名增加到6萬名,增加的1萬個名額全部用于高職院校學生,獎勵的標準是每生每年8000元。


擴大高職院校國家勵志獎學金覆蓋面。從今年起,高職院校國家勵志獎學金覆蓋面提高10%,即由目前的3%提高到3.3%,獎勵標準為每生每年5000元。


擴大高職院校國家助學金覆蓋面,提高補助標準。從今年春季學期開始,將高職院校國家助學金覆蓋面提高10%,平均補助標準從每生每年3000元提高到3300元。同時,將同步提高普通本科學生國家助學金補助標準。


國務院新規:中小學限制銷售含糖飲料,心肺復蘇被納入考試內容

國務院印發《關于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針對中小學生的健康問題,《意見》分別從學校、家庭、政府等角度提出要求。


學校層面,主要包括嚴禁學生將個人手機、平板電腦等電子屏幕產品帶入課堂、明確各學段體育課課時、中小學校食堂禁止提供高糖食品,校園內限制銷售含糖飲料并避免售賣高鹽、高糖及高脂食品等。


家庭層面,《意見》提出,中小學生非學習目的使用電子屏幕產品單次不宜超過15分鐘,每天累計不宜超過1小時、要確保孩子每天在校外接觸自然光的時間達到1小時以上。


政府層面,《意見》提出,將分階段把健康教育內容納入評價范圍、將把學生健康知識、急救知識,特別是心肺復蘇納入考試內容、將實施網絡游戲總量調控,控制新增網絡游戲上網運營數量。


行業


進退皆作業

曾經,以“作業”為馬達,“作業類企業”闊步進校,斬獲大量校內流量。然而眼下,作業場景似乎早已無法滿足企業對于未來的布局,還與素質教育的政策大環境背道而馳。把作業二字去掉,成為“作業類企業”的當務之急。


去年3月,一起作業正式對外公布新品牌“一起”,從此不再稱一起作業而改稱一起教育科技;而在今天下午,今年年初被傳言“資金鏈斷裂”的作業盒子,正式宣布在今年5月完成阿里巴巴領投的1.5億美元D輪融資,并將品牌名“作業盒子”升級為“小盒科技”。


臨近5歲生日的作業盒子不僅“起死回生”,還要向校外教培市場扔出炸彈。


女性學習,自我意識覺醒的“她”

伴隨“她經濟”崛起,中國女性群體的自我提升訴求正催生出越來越豐富的學習生態。美妝、健身、職業技能、生活方式、育兒、穿搭、烹飪,這些細分內容正以錄播課、直播課、知識付費、線下培訓等方式觸及越來越多的中國女性。

女性旨在實現自我發展的學習行為以女性群體受教育水平普遍提高為前提。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2010年6歲以上人口中女性平均受教育年限達到8.4年。[1]

《中國性別平等與婦女發展》白皮書顯示,2014年普通高等學校本專科和碩士研究生在校生中的女生比例分別為52.1%和51.6%,博士研究生在校生中的女生比例增至36.9%。[1]

在學歷教育之外,女性也越來越多地參與到非學歷高等教育和成人高等教育中。《1995-2005年:中國性別平等與婦女發展報告》顯示, 通過自學考試獲得本科學歷的女性比例從1995年的38.4%上升到1999年的47.8%,1994-1999年間成人高等教育中在校女生比例由42.7%上升到47.3%。[2]

與此同時,非學歷高等教育和成人高等教育中女性學習者的主要學習專業集中在文秘、護理、公共關系、財會、商務英語、導游等領域。[2]


規模近2000億的托育市場,如何從“蠻荒”走向精細

“可復制性”是國內教育行業投資中最受關注的問題之一,“可復制性”得不到解決,再高的天花板亦是空中樓閣。

作為教育行業的第一站,托育服務兼顧0-3歲嬰幼兒“教”與“養”,服務對象的差異化程度更高、服務內容與方式的種類更多,對服務人員的數量與質量要求更為嚴苛,托育“可復制性”問題的解決可謂難上加難,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比K12、幼兒園甚至早教更為碎片化的市場。


作為家庭服務業的子類,托育服務的參與方包括托育舉辦人與舉辦場所、育嬰員等托育從業者與托育服務內容、購買服務的家長與嬰幼兒,而三者均在政策監管之下。


托育服務“可復制性”問題的解決有賴于各組成部分的標準化程度,特別是在政策監管、經營模式、運營策略等方面。而從當前情況來看,上述各板塊標準化進程道阻且長。

來源: 芥末堆


曼彻斯特码编码解码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而河北20选5中奖结果 浙江麻将规则 河南快三专家推荐下载 大发排列3走势图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百度 海王捕鱼赢话费下载安装 欢乐棋牌能玩吗输光了 单机麻将app 多狐河南麻将app 遗漏河北十一选五一 南宁麻将app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南京小姐上门特色服务 怎么看十分快三走势 试机号金码关注码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