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微信生態將如何改變在線教育產品運營新趨勢

R@_9)ET6}{VYAT`6WOJ$DKF.png

隨著互聯網行業整體向人工智能時代的邁進、互聯網流量紅利逐漸消失,在線教育行業也隨之進入下半場。一方面,人工智能、大數據等前沿科技的發展為在線教育企業帶來了新的機遇,另一方面,互聯網紅利消失、微信“禁止誘導分享”的新規讓在線教育企業的運營迎來新的挑戰。

那么,對在線教育企業來說,該如何利用新的技術和模式實現產品運營的創新?從教學教研、產品設計、服務,到用戶增長、運營推廣等各方面該如何迭代?對于這些問題,近日,在由教育領域品牌咨詢服務公司博術主辦的“在線教育產品運營論壇”上,多位嘉賓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AI+教育市場規模

億歐智庫《2018人工智能賦能教育產業研究報告》顯示,2012-2017年,我國AIED融資額呈現快速增長的趨勢,2017年AIED領域融資額達42.17億元。目前,AI+教育已經成為教育行業最大的趨勢之一,AI技術已經滲透到了教育的各個環節,如:AI+教研、AI+教學、AI+練習、AI+測評、AI+管理。


睿見未來聯合創始人兼CEO、睿藝學院院長李蕊認為:“互聯網到來之后,它成為了營銷最主要的工具。整個互聯網營銷經歷了四個時代:1.信息決策時代。這個時代用戶的需求是找到信息,如百度;2.質量決策時代。用戶希望有人能幫著做比較、推薦到底什么好、什么不好,比如旅游行業的攜程、去哪兒;3.時空決策時代。用戶希望省時省力,比較典型的模式是O2O,如滴滴;4.智力決策時代。用戶的需求不再滿足于信息搜索、信息推薦和省時省力,而是升級到有“人”能幫自己做復雜決策,這就要求系統能模擬人腦的思考模式,這就是AI要解決的內容。可預見的未來,如果新出現巨無霸或者獨角獸,一定是和AI技術相關的企業。”


從教育行業來看,李蕊表示,根據中國產業信息網的預測,到2020年,在線教育將帶來3000億的龐大市場規模。由此可見,教育行業龐大的市場規模再輔以AI的加持,未來可期。市場上,教育企業已經做了探索,如英語語音測評、智能批改和習題推薦、分級閱讀、教育機器人、智能陪練等等。“當然,AI教育還處于發展的早期階段。這個時期配套設施還不完善,企業會陸續進駐市場,技術的普及率也會逐步提升,外在表現是企業積極涌現、產品滲透困難,行業泡沫大量涌現。伴隨著泡沫的破滅,行業會再一次蓬勃發展,新興技術和產業都符合這個規律,AI教育就處于這樣的早期。

AI是否會成為教育企業產品運營創新的殺手锏?

2017年以來,大數據、知識圖譜、自適應學習等AI相關的應用正在全方位地改變著傳統教育行業,包括教學教研、教學服務流程以及教育機構的組織運營。

朗播CEO杜昶旭認為,人工智能是一種技術,它不是一個行業,也不是一個解決方案,它是一個技術。這個技術一定要應用到某一具體的行業,比如娛樂行業、教育行業,所以“AI+”一定是要解決行業問題。

“我們如果只是單純討論AI代替老師這件事是有問題的,應該換一個角度,思考AI到底代替了學習環境或者教學環境過程中的哪些因素,或者說它優化了中間的哪些因素。這些因素是否讓整個教育的結構和效率變的更好。”

杜昶旭認為,教育過程中“高價值的學習路徑規劃”和“低價值的重復勞動”可以被AI代替。


“第一,每一個家長都希望找到一個有經驗的老師,針對性地指出孩子學習中的問題,提出建設性的規劃指導。所以老師整個教學環節中,最有價值的部分是做學習路徑的規劃和設想,這個環節如果要想降低成本,就要用技術、用專家系統,相當于用AI系統代替了最有價值的決策環節。第二,技術可以替代的是低價值的重復勞動。這些規范化和重復化的勞動老師做了不賺錢,學生又不愿意花錢,比如說改作業等,就應該讓技術去干。所以出現了自然語言處理、語義識別、語法識別、語法評價等。包括營銷策略中出現了智能客服、智能答疑,這些東西都是屬于低價值的重復勞動。”

對于目前教育公司下沉三四線城市市場,AI技術也可以帶來一些便利。


Nextclass.ai副總裁李秋辰認為,三四線城市家庭的硬件設備和網絡情況并不好,專業的智能設備可以有效解決上課過程中的卡頓等問題,Nextclass.ai推出的萌狀元一體機就是一個學習電腦,專注于為線上教育公司提供解決方案。同時,這一設備還可以幫助在線教育公司為用戶設一個圍欄——在半年的課程使用期中,用戶會對設備產生一定的依賴性。以此反饋給2B的公司,跑單率會下降、復購率會提高。

除了標準的硬件設備,AI還可以幫助教育企業形成標準化的教學模型,從而打破教育行業的非標準化的屬性。杜昶旭提出:“所有算法都必須要運行在標準化的數學模型基礎之上,而教育是一個高度非標的行業,所有公司都希望把它標準化。朗播通過技術驅動、數據驅動把整個過程徹底產品化,產品化的環節就包括了學習、評價、訓練,確保北京和五線城市用戶買到的產品質量是一樣的。然后在線下,孩子可以享受到真人老師的個性化服務,個性化的基礎是不同學生的不同數據,即人工智能的歸因分析。”

微信新規下的教育產品運營破局之道

當前,在AI等新技術帶來教育效率和標準化提升的同時,互聯網流量渠道,尤其是微信生態的利用也成為教育企業的提高產品運營效率的重要手段之一。基于公眾號、服務號、小程序、微信群、朋友圈等功能模塊不斷產生新的玩法,包括拼團、分銷、打卡、裂變等手段,幫助教育企業降低獲客成本,提高完課率、復購率和傳播度。

然而,5月13日,微信安全中心發布《關于利誘分享朋友圈打卡的處理公告》,宣布禁止通過利誘的方式引導用戶分享至朋友圈,中槍的教育公司紛紛在當晚發布聲明,表示將取消朋友圈打卡機制。


那么,這是否意味著微信生態下裂變增長時代的終結?教育產品的營銷和運營該如何選擇突破點?

睿翼互動CEO、《高階運營》作者龍共火火認為,打卡只是裂變一個很小的子集,而裂變也只是增長的一種方式。在《精英創業》這本里,增長一共分為三部分,第一種是粘著式增長,即自然新增,通過內容、品牌穩定穩固地增長,這種增長的留存非常高;第二種是病毒式裂變,其最核心的本質是增長維度在不停地增強;第三種是付費增長,也可以叫做投放。其實一個在線教育能夠做到月幾億的流水,通過裂變很難做,裂變做到幾千萬可能就封頂了。所以打卡裂變的封禁不代表增長的終結。

之后,流量精細化運營是趨勢,包括對用戶流程的轉化通路的設計,而不僅僅只局限于前端流量的獲取。比如針對于服務號,利用新粉寶等工具,讓新增粉絲設定好用戶流程,進入私域流量池。


北塔資本董事總經理則提出增長是企業的必經之路,在企業的不同階段遇到的問題不一樣,對于教育這樣偏服務類型的行業而言,企業的增長來自于兩端,一端來自于用戶端增長,一端來自于供應鏈的增長。無論是小班還是大班,培訓機構的服務用戶量起來以后,退課率和投訴率也會上升,這時增長可能會帶來一些反效果,就需要調整供應鏈。所以比較好的企業增長應該是先做一做產品供應鏈,然后再做一做用戶端的增長,然后再反推供應鏈的升級,形成螺旋式增長。


當然,教育行業特殊性導致一般的互聯網流量打發并不一定適用。王凱峰認為:“教育行業和互聯網行業最大的區別是客單價的區別,高客單價讓互聯網的快速打法并不能生搬硬套,可能做了一萬粉絲,不匹配的情況下可能一個付費用戶都轉化不了。”

總而言之,對于教育行業來說,微信生態依然是可以利用的,但是如何利用依然需要結合教育行業自身的特點進行。

來源億歐

曼彻斯特码编码解码